设为首页 | 收藏本站
 
文章内容

【签约作家专栏】吴永鑫:野石榴(散文)

4540
发表时间:2023-11-14 13:24作者:吴永鑫来源:淮安城市网

眉头.png

奶奶近乎神秘而又惊喜般地递给我一样东西。奶奶说,她要给我看个好东西。我看了看,是石榴,两个大大的石榴。

老家西边长着两棵石榴树,关于它们从什么时候开始生长,记得不大清楚,几年前就有了它们的影子,我有一次从外面买菜回来,路过这两棵石榴树,我惊得出了声,“呀,原来长得这么高了。”

石榴树粗壮黑黝的树干,像一条遒劲的苍龙,树叶儿繁盛茂密,浅绿色的叶面亲吻着阳光,仿佛要把光线分散成一丝一缕。树上结满了果实,青青的,小小的,像一只只小毛线球,那是猫儿最喜欢的玩物。石榴的果儿色泽光滑,散发着淡淡芬芳,果皮的表面映着绯红,就像是小女孩儿的红羞着的脸。

过去,三三两两的孩子来这里跳皮筋,在家里烧菜的大妈大爷把中午的饭桌搬到大门口,摆上筷子和米饭,在石榴树下吃午饭。每到夏天,这里的天气就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,就连树上的知了也难以忍受,不停地“嘶鸣”,知了声声中,人们就在石榴树下享受着这个夏季难能可贵的一抹清爽。石榴树上开满了火红的石榴花,古人诗曰:五月榴花照眼明,枝间于见子初成。石榴花红地像一团团燃烧着的火苗,像《西游记》里红孩儿的一串串火铃铛,又像是哪吒的风火轮,看起来是热的,可是石榴树下却是无比的凉爽,在树下乘凉,时不时头上就被一朵小花轻轻地砸中了,只觉得头发痒痒的,低头拾起来,新鲜的石榴花还散发着特殊的气味,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,寂寞地久了,就会觉得这样的气味是醉人的,这里的天穹是一片花的世界。

石榴树通人性,树皮上几乎从来不生虫子,连一块多余的病体都没有,似乎那些虫子们不敢打石榴树的注意。自古以来,人们都因为石榴果多子,把石榴当做子孙繁荣的象征,老人们常说,门前种着石榴树,家庭会枝繁叶茂。

邻居们有的人议论,这些石榴树长不出果实,甚至有的人想把它砍了,变成木材,可是后来都不了了之,因为邻居家的主人的态度是向着这些树的,谁都不能轻举妄动。石榴树因此得到了生命的庇护,在老主人的呵护关怀下,树儿一年一年在这片黑土地里生长,直到有一天,石榴树的枝头长出了果子。奶奶从树下路过,回家了对我们说,石榴树长石榴了。爷爷叫我们不要去摘,免得人家说。

之后,这片社区拆迁了,许多老街坊、老邻居都搬走了,只留下这几棵石榴树。人们不再关注它们了,它们成了没人要的孩子,天上下雨、地上刮风,也没人再管它们。几年后,在一个烈日炎炎的中午,我戴着太阳帽,从树下走来,一片景象吸引了我,原来枝头上挂满了很多圆润的大石榴,青黄色的皮,沉甸甸的身体,压弯了树枝,一个个就好像仙人树上的仙人果,色泽可爱,新鲜芬芳。我没有伸出手去摘下它们,我的内心深处充满了对生命的敬畏和敬仰,生命难可贵,它们的生命已经孕育出了人生的果实。

我不知道石榴树从何而来,从它们的幼苗儿生存开始,脚底下这片不算太肥沃的黑土地就成了它们生存的家园,一天天发芽,一天天开花,风里来雨里去,如果遇见有冰霜的天气,还只能自己守着这片家园。爷爷说,这一片也没别人了,就当自己的孩子,把这几棵树打理打理。于是,爷爷就像对待自己的香椿树那样,给这几棵石榴树除草、浇水,石榴果越长越大了。

一天中秋节,奶奶笑着对我说,她手里有两个大石榴,青红色的,熟透了。我对奶奶说,吃石榴对身体好,尤其是眼睛,有明目的功效。

吴永鑫.png

作者简介:吴永鑫,1997年生,笔名吴佳晨,青年作家。淮安市作家协会会员,清江浦区作家协会会员。热爱文学,文章散见于《中国青年报》、《淮安广播电视报》、《淮阴报》及网络。擅长描写美食、自然风景和人物细节刻画。文风清新自然,细腻流畅,特别是写江南的山水。代表作有散文集《一株紫色的牵牛花》等。

眉尾.gif


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淮安城市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请网友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工作人员,过期则视为认同。本网客服QQ:3185251323。
最新资讯

最新资讯

副标题

国内
社会
财经
教育
房产
旅游
基层
县区
慈者善行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