勺湖观荷

发表时间:2020-04-20 00:00作者:高建平来源:淮安区新闻网

儿时,每当天气炎热,家人常会邀集三五位朋友,带孩子们去勺湖消暑、纳凉,并观赏荷花美景。

这勺湖,又名郭家荡、郭家湖、王家池、王家湖、放生池、女儿湖。在淮安城内西北隅,西及北均抵城垣(即城墙),东限万寿桥(又叫史坝桥)与城河通。面积占城十一而不足,周围不满七里,其始无可考。春夏之交,莲叶田田,藕香蒲肥。湖水浅深不一,浅处二三尺,深十倍之。如虹桥(即蜈蚣桥)一带尤深,舟人谓其下有泉水。顺康时,湖上多建歌楼、舞榭,金迷纸醉不减,秦淮之盛。光绪甲午夏,湖中有灯舫之戏,尔后久寂。宣统庚戌,始复为之。

12.jpg

那时从勺湖园南大门进,过文通塔,沿曲径向北,整个湖面即纳入眼帘,一眼望去湖中全是绿茫茫一片,好一个“接天莲叶无穷碧”!硕大的荷叶,举满湖面,偶尔一朵两朵盛开的白色荷花,就像阳光在绿色碧毯上的小小光点。

荷花怎么这么少呢?有人告诉我们。湖心花开得多。于是我们随着大人过蔡公祠旧址、如虹桥、大悲阁旧址、九曲桥至勺湖烟墩老君殿旧址,在那里花钱租了一叶扁舟,顺着水道,往湖心划去。其两边全是荷花,中间一条细细的白色水道留出来,水道两边又是两行芦苇,高高地挺出水面,如一群纤细的女子,在风中窸窣细语。

11.jpg

淮人高延弟《徐宾华招集老君殿观荷》曰:“追凉得胜地,丽履不待游。茭荷绕胜地,杨柳藏飞妖。解衣北窗卧,未觉义皇遥。把酒呼清风,炎曦不得骄。花气在流水,招人上兰船。宛宛万红桩,天姿不任雕。澄绿洗我心,形神忽以超。池鱼思红梅,此志殊辽辽。适意即为乐,吾将狎鱼樵。”

船渐渐划进湖心,荡入莲花深处。荷花忽然变了颜色,白莲一朵也不见了,全变成那个红莲,花朵也繁密起来,就好比天空缀满星辰,湖面霎时间被花朵照亮。划船的老人宽厚温和,他把船划到老君殿旧址与勺湖草堂之间的水域,这里是荷花开的最盛的地方,让我们仔细观看。这样荷花就在我们身边了,触手可及。那茎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;花朵,出淤泥而纤尘不染。那已经怒放的,绰约的风姿宛如丰韵的少妇,媚儿不妖;那含着苞的,如顽皮的小丫头,故意紧绷着脸,但或许第二天早晨你再来看时,她却忍俊不禁扑哧一声就笑开了。

高高擎出水面的大荷叶,如古代仕女撑开的青油伞;风行水上,高擎的荷叶们哗的一下全翻向一边,如婷婷的舞女拈起裙摆向你躬身致意。淮人张养重《勺湖观荷》曰:“万树新蝉噪日斜,赤栏青暮看荷花。他时细忍城荫路,渡口西边第一家。”

看着荷,内心激动的欢喜,竟然说不出话来。中午坐在勺湖草堂岸边的垂柳下小憩。这勺湖草堂,风景优雅,是个悠游、纳凉的好去处。

3.jpg

这勺湖草堂,乃山阳阮裴园先生讲堂也。先生早岁成进士,以文章显。官翰林,有声,闭门著书。积二十年,不迁已。而天子识其才,使至山西试主考官,礼闱,遂督湖南学政。先生故贫,未治寸土。草庐一区,在勺湖上,为讲堂,授徒远近,来学者往往以名字显,闻于时。

荷花几乎开到勺湖草堂门前岸上来了,一只红色的蜻蜓,静静的立在一片刚钻出水面的新荷叶的尖角上,很久很久,一动不动。真是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头”。旁边有垂钓的人,一派悠然。游玩的孩子们手拿莲蓬,或躺或坐,不由让人忆起“最喜小儿无赖,溪头卧剥莲蓬”的情趣来。

夏日炎炎,移一株莲栽种心田,有何抑郁和烦躁呢?

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淮安城市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请网友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工作人员,过期则视为认同。本网客服QQ:3185251323。
最新资讯
国内
社会
财经
教育
房产
旅游
基层
县区
慈者善行
推荐阅读
运营机构:江苏嘉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:江苏六仁律师事务所 郭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