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| 收藏本站
 
文章内容

百年老店“天真照像馆”二十八代传人采访录

6989
发表时间:2022-04-30 09:47作者:杨佳芳  方向东来源:河下往事

logo.wABUIABACGAAgn5yPgwYosqnrtwUw2AQ4-QEebp.jpg

2022年4月2日下午,阳光明媚,春意浓浓,《河下往事》编辑部一行,踏着和煦的春风,来到美丽的程公桥畔,走进了沿河而建的天真照像馆,走近天真照像馆第二十八代传人,听他们讲述天真照像馆从毛笔画人像到照相机拍摄人像的百年历史。

微信图片_20220430094753.jpg

陶家三姐妹和三女婿高毅先生接受了我们的采访。

大姐名叫陶心林,今天74岁,二姐陶心成,今年70岁,三姐陶心华,今年67岁,三女婿高毅,今年68岁,陶家大姐和三妹以及高毅先生都是国家一级摄影师。矍铄的精神,高雅的仪态和不凡的气质,都妆点着摄像艺术世家的风采。

微信图片_20220430094800.jpg

一楼的展厅挂满了各个时期的摄影作品,同时也记录了各个时期的历史风貌。二楼的厅堂陈列了几十年前的老式照相机、三角架等照像设备以及一百多年前人物画像的复制品。更为难得的陶氏二十六代传人,天真照像馆的创始人陶子坡先生和夫人的自画像,无不让我们感受到天真照像厚重的历史和曾经的辉煌。

微信图片_20220430094803.jpg

微信图片_20220430094807.jpg

天真照像馆的前身,还得从他们的祖上观心太爷说起,有一次县太爷坐在轿中,作短暂停留,观心太爷兄弟俩看了一眼以后,根据记忆当即用画笔将县太爷的画像手绘了下来,然后交给县太爷评判,县太爷见到两个人的绘像后,感到非常相似,几乎一模一样,而且栩栩如生,当即赞赏不已,此事一传十 十传百,兄弟俩也因此闻名扬州城,每天找他们画像的人更是门庭若市,络绎不绝。

公元1867年,正当咸丰年间,因躲避太平天国战乱,全家人从扬州邗江,跑反到河下的湖嘴大街,落户在王斗神巷。

刚到河下时,开始只建了三间房屋居住,后来发展到前后三进房屋,共三进十二间的四合院落,当年王斗神巷的半条街都是陶家的(至今还收藏着房契地契)院里还建有全玻璃的摄影棚、专用的日光摄影棚。

微信图片_20220430094810.jpg

微信图片_20220430094814.jpg

陶然(子坡)是真人画像的第二十六代传人,当年曾经受友人之托,为“淮山六君子”在长达二米的画卷上,手绘了六个人的真人画像,由于此画人物各不相同,人像和配诗相得益彰,浑然一体,拥有者犹获珍宝,一直挂于厅堂,因此“淮山六君子” 轰动一时。陶德新(祝坡)有一次当年皇宫下来五个人,到漕运总督部院巡视,总督派人找到他,要其为皇宫来的五个人画像,当时就在漕运总督府门前,为他们手绘了闻名一时的“五友图”的画像,还有当年山阳县志里的各种插图也都出之陶德新(祝坡)之手。

微信图片_20220430094816.jpg

祖父陶然,艺名子坡,祖母名叫陶陈氏,是真人画像第二十六代传人,祖父共有子女6人3男3女,老大名叫陶洪章,老二叫陶洪建,老三叫陶洪藻艺名叫陶立本。

陶然在手绘人像的同时,又开始学习国画,主要是画花卉,因为年轻,容易接受新生事物,上海有个名叫朱正纲的,是陶家亲戚,一次朱正刚从上海回来,找到陶然,说他家附近有个德国人开设的照像馆,很神奇人物影像就出现在小盒里毛玻璃上,运用独特的布朗光,以及全新照像手法给人拍照,又快又逼真,因此陶然赶往上海,谁知德国人不肯收他为徒,在当时的上海,照像艺术为外国人所垄断,是不给中国人染指的,由于德国摄影师和朱正刚是邻居,两人经常碰面,最后德国人和亲戚成了朋友,就这样经朱正纲努力,征得德国人同意后,赶快通知陶然,祖父听了以后非常高兴,欣然前往上海,拜德国人为师,一年后学成归来。回来后边从事传统绘画写真边开起了照像馆,并为照像馆起名为天真照像馆。

微信图片_20220430094819.jpg

新的拍摄枝术是在底片上搽上红色墨水,来调节暗处的反差,颜色越深则印成越浅,物体的阴面即投阴亮度越高。

从人像照片中黑白关系,来分类低调照片,黑色素的面积达到85%以上,其中少部分深灰至浅灰的为低调照片,反之则为高调照片,低调照片人物边缘应是白色线条隔离与背景空间感,高调为灰色线条光,布光的分类可分为正面光与阴阳光。

微信图片_20220430094821.jpg

抗战期间,天真照像馆曾经为陈毅、粟裕等高级将领拍过照片,尤其是当年为湖心公园康复医院院长陈海丰等许多名人拍摄过照片,解放后,陈海丰任卫生部部长,1985年前后曾携夫人来淮安,还特意上门拜访,并与陶家人一起共进了午餐。

天真照像馆在三十年代进城,在城中心的小八字桥开了分店,当年分店的前面建了四间、后面建了八间,前后一共十二间房屋,在当时规模也是挺大的,最鼎盛时期家里有二十多口人。

微信图片_20220430094824.jpg

解放后,在1958年合作化大高潮中,天真照像馆参加了公私合营,成了全民企业,后来四爷陶洪建,代表天真照像馆,带着四房支援洪泽建县,在高良涧镇又开了一个天真照像馆(后改名洪光照像馆)的分店,一直干到前几年退休。

文化大革命期间,天真照像馆曾改名为红光照像馆,文化大革命以后,又得以恢复更名为天真照像馆。

微信图片_20220430094827.jpg

天真照像馆从1887年开始拍摄人像,利用布朗光的原理,中国人又称三光,通过相机镜头倒立时的针孔成像,再通过机身像距,镜头直到成像,然后用胶片装在暗盒内,胶平面(毛玻璃)是对焦用的,毛玻璃和胶片是在同一个平面上,待感光材料通过快门曝光,产生潜影后,通过显影剂,显示影像,立即定影,胶片是负片冲洗后得到负像,底片整修时如果有大面积(阴面)曝光,就用红墨水涂红调节反差,在暗室中装底片放在暗盒里,是在伸手不见五指黑暗的情况下,用二毫米的玻璃背板装贴上胶片,胶片有四寸、六寸、八寸,十二寸等,胶片冲洗出来后水洗晾干,把凉干的胶片放到暗室印成照片(正片),都是在红光弱光情况下洗印最后成照,用此方法,拍摄的照片效果立体感强,自然效果佳。如果是要放大黑白彩色照片,需要通过用赤白盐,把影像全部退光,用臭感还原,把照片还原成棕色,在上面加了油彩,用棉球上色,通过各种程序的操作,最后由黑白照片,变成彩色照片。

微信图片_20220430094829.jpg

陶家三姐妹中,大姐陶心林顶替母亲,小妹陶心华顶替父亲,都进了当年属于国营饮服公司的照像馆,一直从事摄影工作,二姐陶心成招工进了塑料厂,父亲为了在摄影上做好传帮带,退休后在单位留用了一段时间,父亲平时为人处事,和蔼可亲,和善待人,但对陶心林、陶心华两姐妹在摄影工作中是非常的严格要求,两姐妹在平时的工作中,父亲要求她们每一种冲印照片的中间程序都要认真学习,全面掌握,由于两姐妹在父亲的严格要求、勤奋努力下,通过层层考核,先后都获得了国家评定的摄影师职称。

微信图片_20220430094832.jpg

更值得一提的是陶家女婿高毅,是小女儿陶心华的爱人,当年和陶心华相继进入了同一家摄影单位工作,拜陶心华父亲为师,收为弟子,通过师傅的言传身教,严格的传帮带,加之高毅的学习悟性好,学习态度认真,摄影技术进步很快,既学到了所有拍摄中需要的各种拍摄手法,又通过自己在实践中不断的探索自我钻研,最后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摄影风格,尤其在黑白人像的拍摄上,更是青出于蓝,既有独特的视角和对人物神韵高调和低调的抓拍,又能让人物层次质感更加丰富,深得师傅的赞赏,师傅对徒弟欣然喜爱的同时,同意高毅和女儿陶心华联姻,喜结连理,成了陶家的乘龙快婿,一时在摄影行业传为佳话。见女婿如此优秀,师傅喜在心里的同时,更寄希望于他能把祖先遗留下来的百年天真照像馆,以及珍贵的绘画摄影艺术更好的传承下去。因此高毅即是陶心华的丈夫,同样也是陶氏家族第二十八代传人。

微信图片_20220430094835.jpg

微信图片_20220430094838.jpg

高毅没有辜负师傅的期望,至今还活跃在两淮之间的摄影艺术界,在全国也有一定的影响,高毅在淮安区老年大学的摄影讲台上,勤奋耕耘,一直在努力挖掘、传播摄影成像的技艺,梳理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各种拍摄经典,收藏整理有历史价值的拍摄设备及各种有价值的资料,2019年被淮安区委评为优秀先进教育工作者,区委书记亲自颁奖。

微信图片_20220430094840.jpg

陶氏画馆由真人画像到拍摄照像,历经了数百年的坎坷,随着历史的变迁和发展,如今在进一步传承弘扬的同时,期望日后能以博物馆的形式对外开放,同时不定期的举办摄影艺术方面的交流,让人们在交流中提高摄影技巧的同时,从中感受到摄影艺术的美好,为提升古镇河下深厚的摄影文化底蕴增光添彩!

微信图片_20220430094843.jpg

祝愿陶氏家族的美好愿望,能够早日得以实现。(文/杨佳芳   图/方向东)

0.jpg


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淮安城市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请网友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工作人员,过期则视为认同。本网客服QQ:3185251323。
最新资讯
国内
社会
财经
教育
房产
旅游
基层
县区
慈者善行
推荐阅读
运营机构:江苏嘉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:江苏六仁律师事务所 郭继